在常青藤做学渣是怎样一番体验?

作者: Lila |2015-2-11 09:20 | 查看/评论: 2524/34| 有效评论: 20

一般人眼中的常青藤精英是不是会受到更大面积的碾压呢?很好奇于是来问问常青藤学生的看法……回答时麻烦注明本科/硕士/博士etc.
1.jpg 2.jpg

Youlin Yuan,耶鲁法律博士在读|牛津本科

就这俩学校而言,什么「碾压」我还真是很少感觉到的。我认为特别在菁英学校,学生愈加认识到人各有志。大家都很聪明,你爱花时间在学习上,就成绩好点。每个人的人生规划不一样,何谈碾压呢?

牛津可以说提供了最好的「学霸碾压学渣」的institutional set up。每次大学大考后,所有成绩在First Class Honours的「学霸」们都会从普通人穿的袍子Commoners' gown(请自行脑补孔乙己中的短布衫)升级为霸气的袍子Scholars' gown(长衫)。上次考试考得好,你下面一两年每周几次的正式晚餐,下次的考试都可以穿著长衫,在一群短布衫面前大摇大摆的飘过。

但是穿长衫的我真的觉得「碾压」了短布衫们么?根本不是如此。我花了比短布衫们更多的时间看书写东西,因为这是我计划的一部分。但是牛津的毕业生,除非是为了深入的研究学习,在找工作生活方面短布衫长衫真的有什么区别么?其实并不大。所以学院同专业的一位短布衫很直截了当:我来这儿就不是为了长衫的;我就是想毕业找份金融相关的工作,还有把我的标枪继续练好。所以他花更多的时间在那上面,我花更多时间在学术上面;他标枪碾压我十条街,我袍子比他长一点。各自愿意花时间在不同的东西上面罢了。

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下,有志向有规划的人都是不会被碾压的。真正被碾压的只有没志向,或者有志向没规划的人。


赵丹喵,╮( ̄▽ ̄)╭又脱线了喵

去年刚转学到耶鲁,看到有人邀请我回答这个题,我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 ̄)ゞ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在法大读的本科,然后考了一个不上不下的LSAT分数去georgetown读JD,第一年成绩还不错,然后申请了转学就被大耶鲁法学院收走啦喵~

去年十一月份在学校有一个跟加州高院法官coffee chat的活动,全校lottery随机抽人参加,我有幸被抽中了,在场大概有那么20多个人。活动开始后法官开始让屋子里的学生挨个介绍自己,什么是哪里人在哪里读的本科呀将来想做什么呀。我是最后一个,等轮到我的时候我已经傻眼了,因为一屋子的人,本科全都是常春藤的,harvard/yale/penn/brown/princeton感觉都可以开个ivy校友趴了。轮到我的时候,我只好说,嗯那个I did my undergrad in Beijing, China...... >3<

所以忽然一下子教育阶级跨度这么大,一开始还是有种被吓到的感觉,比如说跟Harvard本科出来GPA 4.0的人一起做presentation,总是还不用说什么就在气场上被碾压了……但是也许是人文专业的特点吧,在学习和技能上被偶尔碾压并不会带来[我是个不折不扣的笨蛋]这种挫败感,而更多的是感叹成长的环境不同,为什么自己大学的时候总想着玩没能多读点书嘛。

而其实更让我感叹人与人之间差距的,是思想境界上的碾压。就像Youlin说的,Yale Law这种地方因为评价体系的高度多元化,同学之间根本没有什么横向竞争的意识,相反,每个人都早早想好了自己想要什么,并在自己选好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让我特别佩服。

其实可能“坚持自我”这种口号看起来真的很简单,可是想想自己过往的经历,有多少人选择走某一条路,是因为真的相信这条路适合自己,还是因为环境的压力而做出选择呢?就像我当初决定来美国读法学院,其实也是觉得这是出国读法律最好的一条路,然后因为毕业去律所可以挣钱,所以第一年一定要好好学习啦,并没有想太多。

可是真正厉害的人,是在很年轻的时候就认清了自己想要的是什么,从而突破环境的限制甚至创造有利于自己的环境来实现目标。他们早早就走过了迷茫期和探索期,在最适合自己的世界里为自己喜欢的事情而努力着。 而每个人[喜欢的事情],对于Yale Law这种地方并没有本质的区别,比如说我觉得在学校大家不会觉得一个立志要当总统/大法官和一个立志开创美国首家服务伊拉克难民的NGO的人有什么太大的区别,相反,大家都觉得他们是非常值得尊敬的人。

这就是说为什么客观上,Yale并不存在谁被碾压的情况,因为学校本身鼓励的就是一种多元的价值观。我一直觉得有些法学院像是批量生产的流水线,不管是什么样的人,进来了以后都变成了一摸一样的律师,做着相似的事情。而对于Yale,大家来到这个学校是手段,而不是目的,是在已经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之后,来到一个可以实现自己梦想的平台。所以学校的作用更多是鼓励你去探索,去寻找自我,去大胆追求自己最喜欢的事情,而不要迫于环境的压力选择自己不喜欢的路。

但是主观上,我觉得在这种地方活的最痛苦的就是看不清自己想要什么,没办法认识自我的人......比如说我◡ ヽ(`Д´)ノ ┻━┻ 习惯了国内教育环境和美国法学院第一年那种单一的评价体系,忽然来到Yale这种氛围超级自由的地方让我迷茫的好一阵子,尤其是看着周围的人坚定不移为梦想现身的表情,想到自己曾经的理想就是结婚生孩子种花养猫,瞬间觉得在思想境界上被碾压了喵,觉得自己就是个废柴m(._.)m

但是呀但是,有一些想法也想说给那些觉得自己在ivy被碾压的人听——如果总是在跟别人比较的时候觉得自己被碾压了,那不正是辜负了学校本身鼓励和提倡的精神嘛?(我assume其他ivy也跟Yale一样……)我觉得,人在自我提升的同时前进到了更好的环境,一开始觉得举步维艰是正常的——这说明你变得更厉害了呀!所以说除非你是百年难得一遇的大天才,在智力上总会遇到瓶颈的。也许你觉得周围的人都好厉害好厉害我没办法像以前一样做做厉害的那个了,但是低头看看,这世界上还是有很多不厉害的人嘛!Y(^_^)Y

虽然我现在还是那个“没志向没规划”的人(这就是为什么我被邀请了么妈蛋……)但是Yale这种地方也是在鼓励你探索自我嘛。只要我不把时间浪费在纠结“我为什么没志向没规划活该被碾压”这种问题上,认真读书多交流多思考,就不算浪费时间,也迟早会找到自己真正想做的事的嘛。

(而且我就是才20岁啊做一个对自己人生价值迷茫的少女不正常么!干嘛要邀请我啊焚蛋!!掀桌!!◡ ヽ(`Д´)ノ ┻━┻

还记得我刚转学来Yale的时候一个professor跟我说,你已经通过自己的努力来到了这个最优秀的平台,所以从现在起不要再去想和别人比较了,放下得失心,去认识自己的长处和短处,最追求自己最擅长和最喜欢的事情吧(OvO) Yale给了你足够的资源去追求梦想,千万不要浪费了哟~

嗯所以不生气了桌子放好┬─┬ ノ( ゜-゜ノ)

加油啦喵喵哒(≧∇≦)

独木桥头,在校大学生(基本什么都不懂)
本科。

学神肯定是有的。比如我们辩论队前前前任社长,会11国语言,现在在斯坦福读JD(法学博士)+政治学PhD;比如我们辩论队前前社长,GPA 4.23 (因为我们A+是4.3),LSAT(法学院入学考试)179/180,现在先工作两年;再比如我们辩论队前社长,GPA4.2,数学+government+经济三修,government的毕业论文拿了最高荣誉。同时他们各自在辩论上都有突出的表现,比如代表康村参加世界辩论赛,之类之类的。

大神特别多,但没有被碾压的感觉。我想原因有二:

首先,康村不排名(当然如果你要知道的话可以去每个系办公室查询,一般好的话就会在自己的简历上特别备注一下),所以本身就没有那么多在你面前明晃晃的可以看到的压力。大家似乎也不会太去关心别人做了哪些事情,所以受到这种(相对)淡定的氛围的影响,我也就不会怎么去关心别人的事情,自然压力也就小了很多。

其次,就以后的工作或者考研而言,成绩也只需要进入一个“档次”就可以了。所以很多牛逼到了那个档次的GPA,除非真的很热爱学术,就不太会去刷分或者刻意追求A/A+了。其实,真热爱学术的也不太会去刷分,好多都是在做研究或者自己看课外的,他们神般gpa只是一个副产品。当然,他们再高的GPA和我也没关系,因为追求的东西不一样,而且0.1 0.2在高gpa段也不是多么质的差距。

总而言之,即使大神再多,只要我不凑上去求碾压,他们也碾压不到我。这叫,他强由他强,清风拂山岗,他横由他横,明月照大江。

......................................

(来自知乎)

最新回复

noavatar
0 点赞 kingsun031 发表于 2015-2-11 10:09:35
这是高端人士的谦虚
noavatar
0 点赞 scicy5656 发表于 2015-2-11 12:23:54
谦虚谦虚  真谦虚真
noavatar
sissiand 发表于 2015-4-16 08:06:17
牛人啊,学习了
noavatar
aimee4eng 发表于 2015-4-16 15:45:05
最后一段好玩 哈哈
noavatar
superwimpykid2 发表于 2015-4-16 21:44:42
长见识了,学霸与学渣齐名
noavatar
li59135016 发表于 2015-4-17 00:52:50
谢谢分享。赞
noavatar
0 点赞 wx_小白_ScNcc 发表于 2019-8-1 00:49:05
never too late to learn
noavatar
0 点赞 不明 发表于 2019-8-1 07:44:23
感谢分享,赞一个
noavatar
0 点赞 就爱宝宝 发表于 2019-9-9 21:30:35
学习了,感谢分享。
123下一页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